飞驰的脑洞

人如其名。全职厨。ALL叶。微博@飞驰的脑洞

 

【全职同人】[all叶]《Animal》<<11.方叶⑨

<<11.方叶⑨


苏沐橙接到电话就等在门口,女孩子本想留下一起找叶修,但大森林里黑灯瞎火的谁也不放心,于是就让楚云秀陪着劝了回去,男孩子们则在野生的翻译小妹带领下去寻找他们走失的领队和队友。

 

不过总算是有惊无险,叶修刚下车就让苏沐橙撞开方锐一头扑进怀里,干脆面哎哟一声,差点让顶个屁股蹲儿。

 

“苏妹子,我还在旁边啊。”

干脆面坐在地上,爪子拍得啪啪响。

 

“哎呀,抱歉抱歉。”

苏沐橙赶紧拉他起来。

“我没想到你们俩会一起迷路。”

 

“方锐很可靠哦。”

红毛狐狸翘了翘尾巴,完了补充道。

“就是不太认路。”

 

“最后那句不需要。”

干脆面竖起胡须,然后又立刻蔫下来。

“我饿死了,什么时候开饭?”

 

“快了,你要是还有力气,可以过来择菜。”

留守成员中还有肖时钦和张新杰,年轻的机械师正从民宿老板的小面包车里一袋一袋拎食材。

 

副驾驶席下来个人高腿长的青年,叶修没怎么见过张新杰穿便服,红毛狐狸没忍住多瞅了几眼。

 

“回来了?”

感觉到他的视线,那只巨大的蜘蛛扶了扶眼镜。

 

“回来啦。”

红毛狐狸一路小跑过去扒大蜘蛛的手提袋。

“今晚吃什么?”

 

“火锅。”

 

民宿只提供早餐,翻译小妹非常有经验的屯了几袋底料上路,刚开始面对海鲜和面包还兴致勃勃的大神们两天后集体投降,哭喊着火锅跟麻辣烫。

 

“哦!真不错!”

方锐立刻冲上来,毛肚什么是不要想了,但火锅嘛,可以煮的都能放。

 

“方锐你最近胖了不少吧?”

叶修上下打量他,方锐的模样倒是不显,但黑白花色的小浣熊可是鼓着圆溜溜的毛肚皮,一看就特别敦实。

 

“...没有...”

方锐回答,底气不足。

 

“你天天跟乐乐出去吃披萨汉堡的,怎么可能不胖。”

 

“张佳乐也没见胖啊!”

 

“你跟他比?他又吃不胖。”

红毛狐狸翘起胡须。

“可悠着点啊,回头还要去老林那吧?你每次从他那回来都要胖一圈。”

 

“...我少吃点还不成么...”

 

叶修差点就让干脆面委屈的模样逗笑了,他伸手揽住方锐,拍拍青年坚实的肩膀。

“你看,下赛季你就是兴欣的副队长了,怎么说也是脸面之一啊。”

 

方锐一愣,干脆面立马神气活现地竖起尾巴。

“对,老叶啊,兴欣就交给我吧,你尽管放心好了。”

 

张佳乐看到他们,挥挥手示意过来帮忙准备晚饭。

 

方锐干脆的应着,他反手拍拍叶修肩头,大步朝前走去。

“不过老叶啊,你要闲着,也可以偶尔回来玩玩嘛。”

 

叶修笑了,红毛狐狸慢吞吞地跟上去,当年小小一只的熊孩子长大成人,梦想不变,却更加理解了责任。

 

“我回来了,还要你们干什么。”

 

“话不能这么说啊老叶,你这会儿功成身退其实也挺好,免得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

 

“很有信心嘛。”

 

“那是当然,你就等着兴欣在我的带领下走向辉煌吧。”

 

年长的男人露出了笑容,很多年之后方锐都记得这个异国他乡的夜晚,柔软的灯光下,那个人敲了敲烟头,像一只路标,又像一杆明灯。

 

方锐忽然想起了童话里的那盏老路灯,无论风雨都坚实的挺立着,宁肯在某个角落里艰难的发光,也不愿无声无息消失在铸造厂的熔炉中。

 

他在高高的灯杆上燃烧着,从来不吝啬指引前路的光芒。

 

“怎么了?

 

“没事。”

方锐回答,抬眼看到民宿柔和的灯光在男人鸦羽般的头发上晕出浅淡光晕。

“老叶。”

 

“嗯?”

 

“我觉得当初那条微博发的挺好。”

 

红毛狐狸眨眨眼,干脆面已经蹦蹦跳跳地朝张佳乐跑去,留给他一个毛乎乎的背影。

 

年长的男人呼出一口烟雾,忽然他笑了,轻轻掐灭烟头。

 

“我也觉得挺好。”

 

叶修还是没能跟大部队一起回国,最后一站杜布罗夫尼克,某位总裁弟弟亲自出马,抓着自己还在外面浪的孪生兄长上了包机,长毛土猫还不忘挥着爪子恶狠狠地威胁一下那群人高马大的凶兽。

 

方锐就这么看着叶修让他弟弟拎走,青年望着远去的屁股灯,朝着身边的少女问道。

“苏妹子,你说老叶还会回来么?”

 

苏沐橙只是笑了笑。

 

其实答案他们都知道的,只是谁都没有说出来。

 

方锐回国后在N市醉生梦死了一周,赖在林敬言的不算大的公寓里混吃混喝。

 

干脆面把世邀赛的冠军戒指往灰狼爪子里一塞,青年趿拉着人字拖,一边麻溜地嘬着花甲,一边长吁短叹。

 

“日子过得真快啊,你跟老叶都退役了。”

 

林敬言捏着那枚雕刻有特殊花纹的戒指,年长的男人笑了,他扶了下眼镜,轻轻把戒指搁在小浣熊头顶。

 

“是啊,日子过得真快,一转眼你们都长大了。”

 

“老叶说要来找你吃饭,没联系么?”

 

“有啊,他说这几天弟弟看得比较紧,等他出差了就来找我磕小龙虾。”

 

方锐差点笑仰倒。

“他那个弟弟简直了!”

 

方锐最后还是没能等到叶修来,青年拖着行李箱回到兴欣,上林苑热闹的很,总冠军并没有让人懈怠,而是更加努力的前进。

 

干脆面熟门熟路地插科打诨,嘻嘻哈哈一圈下来这才拎着行李上楼。

 

方锐路过边上那扇门时愣了愣,他知道门口的房间常年烟雾缭绕,好像下一秒就会有个耷拉着眼皮的男人穿着皱巴巴的T恤出来,手里还捧着快要漫出来的烟灰缸。

 

只是再也见不到了。

 

方锐还在出神,忽然那门把真的动了动,有人拉开门,带出一股尼古丁的味道。

 

“哟,这不是方锐嘛?回来了?”

魏琛顶着一脸胡茬探出头。

 

方锐一愣,很快就龇出个笑容。

“回来了。”

 

那一刻,方锐才真正的感觉到,叶修,是真的退役了。

 

青年掏出手机,相册里还有他们在克罗地亚时的合影,年长的男人站在倾泻而下的星光里,就像那盏永不熄灭的老路灯。

 

但这个夏天的故事还远没有结束。

 

当方锐输掉猜拳,顶着酷暑去给大伙儿买冰棍回来,看到训练室里那个笑得像只老狐狸的男人时,不如说,一个新的故事即将开始。

 

“卧槽!你怎么在这!”

方锐让吓一跳,干脆面险些把手里的冰棍扔出去。

 

“我可是有老板娘的聘任书的。”

某只狐狸得意地翘起尾巴。

 

“...你答应了?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

陈果也是绞紧脑汁才在唐柔的指点下写完这份邀请函,寄出去的那一刻她的心里还是上下忐忑。

 

“嗯,我已经签字了,你想反悔都不行。”

叶修拖着行李熟门熟路地上楼。

“记得晚上多加一副碗筷啊。”

 

方锐这才回过神,把冰棍往包子手里一塞,干脆面哎哎哎地追上去。

 

“老叶!你这怎么?又不退役啦?”

 

“我回来当技术顾问,比赛你们打,我才不去。”

叶修吭哧吭哧地拖着行李箱,方锐顺手给他拎过来。

 

“那你这算是回来了?我听说你不是在联盟和总局那边还有职务么?”

 

“有是有,不过差不多就是挂名,没什么实职,特别闲,正好老板娘发了聘任书给我,这不就来混口饭吃么?”

叶修说,推开他跟魏琛的房间门,熟悉的焦油味扑面而来。

“老魏还在抽啊?这不行,得让他跟我一起戒烟,他要不戒,我就跟文州打小报告。”

 

“怎么忽然要戒烟了?”

方锐一愣,叶修可是多年老烟枪,抽烟之凶猛,来兴欣的这一年深有体会。

 

“因为要长命百岁啊。”

男人说,推开窗户换气,盛夏绚烂的阳光热烈地泼洒进来。

 

“你还真打算祸害遗千年。”

方锐笑了,靠在门槛上看着那个因为阳光而微微眯起眼睛的男人。

 

他站在炽热的光芒中,仿佛被重新灌上机油的老路灯,在那条坚守了漫长岁月的道路上,继续散发着光芒。

 

“那是当然。”

 

 

 

“说起来,我还没来得及找老林磕小龙虾。”

 

“这好办啊,下次咱俩一起去呗。”

 

反正还会有一个两个三个,很多个夏天。



====================

TBC.方叶结束


Ps.分享一只皮一下很开心的方锐。


“哈哈哈哈哈哈!!”


老叶:点心你这样会被老板娘打的。

  443 23
评论(23)
热度(443)

© 飞驰的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