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驰的脑洞

人如其名。子博客@脑洞堆尸处 微博@飞驰的脑洞

 

【全职同人】[all叶]《Animal》<<12.乐叶⑨

<<12.乐叶⑨


叶修看了两眼张佳乐,他们有好些年没见,当初的少年早已长成,眉目褪去青涩多了份沉淀,只是那双眼依旧是明亮的,望过来时就像猫儿一样。

 

叶修想起那只再也不能肆意翱翔的金雕,挑战赛胜利的那一晚,两个不胜酒力的大龄青年倒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盯着天花板,叶修觉得自己好像问了孙哲平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问。

 

叶修突然笑起来,孙哲平早就清楚自己的征途已经结束,但他也知道,张佳乐还没有,远远没有。

 

火红皮毛的狐狸卷起尾巴,年长的男人眯着眼。

“乐乐,这么多年不见,美貌依旧啊。”

 

张佳乐感觉自己又看到了当年狡猾的小狐狸,小山雀尾巴一翘,扇着翅膀凶猛地扑上去。

“你也不错啊,这么多年还是那么欠揍!”

 

红毛狐狸跳起来就跑,差点被小山雀薅掉一大撮毛。

 

陈果眼睁睁看着他俩绕着训练室跑,最后那只狐狸往大棕熊后面一钻,特别不要脸的露出半只耳朵。

“老韩你怎么也不管管。”

 

陈果看的心惊肉跳,生怕暴怒的韩文清会把叶修一巴掌拍成狐狸皮垫子——她还得想办法吹起来。

 

韩文清沉着脸把叶修拎出来抖抖,熟练地丢回座位上。

 

那只狐狸弹了弹耳朵。

“到底干嘛来了?”

 

“好久不见,路过来看看。”

说话的是张新杰,巨大的蜘蛛盘踞在沙发上,习惯性编制着精美的蛛网。

 

“怎么样,我们这不错吧?有没有想过来的?趁我们老板在这就能做主,好好哀求一下,没准冬季转会还能过来搭个冠军末班车。”

叶修那张嘴皮子耍起来就能气死人,不过在场各位也算身经百战。

 

“你还真想再拿个冠军啊?”

张佳乐说,这人当真不死心。

 

“谁不是呢。”

叶修说,循着声音望过去,突然愣了愣,半晌才从张新杰爪子下面找到那只橘红色的雀儿,心想这张佳乐要是真来了,他岂不是得天天找乐乐。

 

红毛狐狸甩着尾巴尖,末了又补一句。

“哦,你不是,你得把那个‘再’去了。”

 

“你大爷!”

小山雀蓬起羽毛,红毛狐狸的脑门差点又要秃一块。

 

不过韩文清也的确就是带人过来转转,没别的意思,霸图F4风风火火来,又风风火火离开。

 

叶修站在窗口看着张佳乐脑后一跳一跳的小辫子,突然想到明天的比赛,霸图F4站在一起,他却只能看到F3,那岂不是很糟糕。

 

陈果看着叶修挺严肃的模样,心想自家这个队长关键时刻果然还是靠谱的,根本不知道这只狐狸正在思考怎么才能从明天的找茬游戏里一眼认出乐乐...

 

熟悉的场馆,熟悉的对手,当叶修看见张佳乐那身红黑相间的队服时,有些事情,终究还是不一样了。

 

青年笔直地站在选手通道里,即使跌倒一次又一次,也依旧没有压垮他的脊梁。

 

“我会赢的。”

他说。

 

失败是一摊泥沼,有人跌倒了就再也起不来,也有人不管摔下去几次,哪怕泥泞不堪遭人唾骂耻笑,仍然勇往直前。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就此停驻不前,那才是真正的满盘皆输。

 

叶修笑了,乐乐就应该是这样的。

“嗯,我也不会输。”

 

张佳乐背负着千夫所指,就是为了那份荣耀,他从不畏惧失败和流言蜚语,他所畏惧的是,失败后再不能爬起来。

 

有人说他是失败者,但是叶修觉得,他的人生是成功的,因为他永远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并且无论艰难险阻,都从不放弃。

 

冠军只能有一个,但这份荣耀,却属于为之拼搏过的每一个人。

 

※※

 

张佳乐在心里把意大利萝卜吊打一万遍,他舔舔嘴角的面包渣,瞄见叶修手里的袋子。

“老叶你这是上哪去?”

 

叶修还拎着一口袋猫粮,闻言看了张佳乐两眼。

“我去放松放松,你就别跟来了。”

 

小山雀立刻竖起尾巴,好啊,这只狐狸居然敢一个人出去浪。

“我也要去。”

 

红毛狐狸笑眯眯地捻捻胡须。

“也行,不过待会儿可不要哭啊。”

 

张佳乐昂着下巴。

“我这么铁血的汉子,当然是只流血不流泪。”

 

“看来在霸图适应的不错嘛,张新杰几点喊你们起床?”

 

小山雀顿时就萎了。

“不要提他。”

 

霸图作息严格,张新杰甚至还有查房的工作,这让天性自由散漫的张佳乐哀嚎了好一阵。

 

本以为世邀赛能缓口气,结果叶修跟喻文州一琢磨,觉得大赛期间作息规律很有必要,于是张新杰又一次肩负起了查房的重任,张佳乐跟黄少天那屋还是重点稽查对象,经常能看到方锐他们几个聚众斗地主,贴的满脸小纸条。

 

“早睡早起多好。”

叶修说,溜达着往院子里走。

 

“你还真有脸说。”

张佳乐鄙视,不过想想叶修每天带着翻译小妹到处辛苦收罗资料,也就不再吭声。

 

叶修笑笑,忽然停下脚步,转身盯着张佳乐。

“你真要跟我一起去?”

 

小山雀不耐烦地拍怕翅膀。

“我倒要看看你能去哪浪!”

 

男人眯起眼睛,张佳乐突然感觉他好像看到一条狐狸尾巴晃啊晃。

“行,可不能逃跑啊。”

 

张佳乐还在琢磨叶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小山雀跟着红毛狐狸转过走廊拐角,突然炸开羽毛发出一声惊叫。

 

“卧槽!”

 

中庭那个小院子里蹲满了各种花色的猫,全方位立体无死角,张佳乐一瞬间觉得莫不是整个苏黎世的猫都集中到了这里。

 

“老叶你怎么这么想不开!”

小山雀惊的声音都变了调。

 

“没有啊,我就是来撸猫的,减压。”

叶修说,周围蹲了很久的猫群立刻涌上来,蹬腿爬胳膊,很快就挂了一身。

 

“别让它们过来!”

张佳乐几乎用尽了毕生勇气才没有夺路而逃,他跟这种邪恶的生物斗智斗勇好多年,从百花到霸图都知道张佳乐跟猫科生物是死敌。

 

张佳乐这一嗓子倒是吸引了周围几只猫的注意,圆溜溜的雀儿焦躁地拍着翅膀,橘红色胸羽鲜艳夺目,怎么看都鲜嫩可口特别美味...

 

叶修眼疾手快地捞起那只跃跃欲试的喜马拉雅猫。

“乐乐你怎么还是怕猫啊?你家门口那只不是处的挺好么?”

 

“那不一样。”

张佳乐回答,异常警惕地盯着猫群的动向。

 

百花那只街头霸王张佳乐用小鱼干贿赂了好些年,大黑猫每次看到他都要前后左右鄙视一番,不过还是会把上供都吃掉。

 

后来张佳乐加盟霸图,离开K市的前一天,张佳乐找了好几条街才找到已经不再年轻的霸王,青年握着小鱼干,问它要不要跟自己回家,大黑猫绿油油的眼睛看了小山雀好一阵,才慢悠悠地伸出爪子,屈尊降贵地踏进猫包。

 

张佳乐有了一只猫,虽然在第二天他就离开了K市。


====================


TBC.


Ps.老叶说他不是故意的,霸图那个阵容太庞大,他是真没找到乐乐在哪...


乐乐表示这个尾巴毛薅起来一级棒,多薅点拿回去做窝。ԅ(¯ㅂ¯ԅ)


  325 32
评论(32)
热度(325)

© 飞驰的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