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驰的脑洞

人如其名。子博客@脑洞堆尸处 微博@飞驰的脑洞

 

【全职同人】[all叶]《Animal》<<12.乐叶⑧

<<12.乐叶⑧


不过张佳乐最后还是带着叶秋老老实实去嗦粉,叶秋让辣的眼泪汪汪,一边喝酸奶一边嘶嘶抽气。

 

张佳乐顺手又给他点了份红糖年糕,忽然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我说。”

小山雀拍拍翅膀,歪着头看他。

“你以后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继续走呗,总有一个人前进的时候啊。”

叶秋咬了口年糕,那一年活泼精怪的红皮小狐狸褪去青涩,少年长成青年,眼里的光彩沉淀下来,却又没有丝毫改变。

 

张佳乐看着他,突然问道。

“叶秋,你今晚要不要来我这睡?”

 

叶秋挑起眼皮,他对面的少年这两年长开不少,没有了婴儿肥的脸蛋愈发显得精致。

 

男人忽然笑了,张佳乐觉得自己好像又看到了那只火红皮毛的狐狸,蜷缩在椅子上懒洋洋地甩着尾巴。

“干嘛?勾引我啊?”

 

张佳乐猛地一拍桌子,小山雀尾巴一翘,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着了什么道。

“勾引你怎么样?”

 

张佳乐那张脸蛋的确生的不错,可惜从小性子就辣,打架从没输过。

叶秋刚见他那时候,十五六岁还带着婴儿肥,只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微微挑着,瞪人时就像一对剔透的猫瞳,而现在,少年抽高了身段,轮廓也愈发清晰,望过来时带着咄咄逼人的明艳。

 

叶秋想起了排挡门口一串又一串鲜艳的小辣椒,春城是温柔的,但骨子里却又透着明媚的朝气和热辣。

 

“不去啦。”

红毛狐狸笑眯眯地盯着小山雀一翘一翘的尾巴。

“沐橙第一次来K市,我得回去陪她。”

 

“她是你妹妹吧?下次一起带来玩呗。”

张佳乐想起了那个漂亮的小女孩,就是跟叶秋长得不太像...

 

“行啊,不过你可不能带她去吃大虫子。”

 

“你能不能想我点好啊。”

 

张佳乐想送他回宾馆,叶秋没让,自己拎上一盒红糖年糕溜溜达达走了。

 

张佳乐看着他消失在路口,好一阵才摇了摇头。

“...总要一个人朝前走么...”

 

墙头忽然传来一声猫叫,体格健硕的黑猫居高临下地看着手下败将。

 

“唉?你怎么又来了?早上不是才给过鸡肉干么?”

张佳乐皱着脸。

 

大黑猫很鄙视地呼噜两声,它才不稀罕鸡肉干,它就来看看这个没出息的什么时候才能把狐狸拐回窝里去。

 

张佳乐不知道大黑猫的腹诽,小山雀揣着点心事回到宿舍,孙哲平还在看今晚的复盘。

“叶秋回去了?”

 

“嗯。”

张佳乐点点头,看着孙哲平半晌没说话,小山雀低头梳了梳羽毛。

“大孙。”

 

“嗯?”

 

他的拍档正坐在床边,平板里重复着今晚的录像,一叶知秋依旧一往无前,他手中的战矛劈开了荣耀的盛世,却总有遗憾,就连神兵却邪都无法击穿。

 

张佳乐有些出神,他想了想,最终还是笑着摇摇头。

“没事。”

 

孙哲平微微皱起眉,他这个搭档平时大大咧咧藏不住事,这样的反应可不寻常。

“叶秋跟你说了什么?”

 

“没啥,就随便聊聊。”

张佳乐埋着头往盆里扔毛巾牙刷,忽然他顿了顿,盯着手里的塑料盆像是要把它看出个花来。

“他说...”

 

“他说以后就要一个人往前走了。”

 

春城的夜色温和安宁,俱乐部里年轻的队员们还没睡下,能够听到他们充满活力的声音,明朗又轻快。

 

孙哲平合上平板,清脆的声音让张佳乐抬起头。

 

“这不是很正常么,每个人都是独立的,谁也不依赖谁活着,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张佳乐张了张嘴。

“就算...”

 

孙哲平看了他一眼,站起来把张佳乐没说完的话接上。

“就算终有一天要退役,那也是全身全心的拼搏过。”

 

高大的少年望着他,金雕锐利的眼瞳锋芒璀璨,忽然他轻轻一笑。

“放心吧,除非连鼠标都拿不动,不然我是不会退出的。”

 

小山雀竖起羽毛。

“呸呸呸,说什么不吉利的。”

 

“你刚才跟叶秋出去没吃饱吧?冰箱里还有剩下的蛋糕。”

 

小山雀这才把竖起的胸羽放下来,张佳乐捧着蛋糕,少年猫一样漂亮的眼睛难得严肃地瞪着自己的拍档。

“大孙,以后不吉利的话少说,咱俩还没干翻叶秋呢。”

 

“会很快的,不过他这次带来的小姑娘挺厉害,以后说不定得重点提防...”

 

此时的少年们还在春城如花般甜美的夜色里畅谈未来,谁又能想到,一语成谶。

 

五赛季对百花来说是一场灾难,不,应该说,是灾难的开端。

 

孙哲平从受伤到退役不过短短半个赛季,叶秋再次见到张佳乐时,活泼开朗的小山雀耷拉着尾巴,橘红色的胸羽都黯淡下来。

 

叶秋看着那颗不开心的毛球,想要捧在手里摸一摸。

 

“叶秋。”

张佳乐的小辫子没精打采地耷在肩膀上。

“我找不到大孙了。”

 

孙哲平退役后就离开了K市,张佳乐怎么都联系不上他,就像人间蒸发一样。

 

叶秋听得直想叹气,这家伙,怎么跟雪峰一个毛病...

 

“大孙说不定只是出去散散心。”

叶秋说,在张佳乐旁边坐下,百花的体育馆有些偏僻,这个时间显得有些寂寥。

 

张佳乐从高高的台阶上俯视下去,这是无比熟悉的景色,中学时他们就骑着车在这条路上呼啸而过。

 

“你自己相信这个说法么?”

 

叶秋一愣,摇摇头,他没在说话,只是拍拍张佳乐的肩膀。

 

张佳乐坐了好一会儿,突然他站起来,小山雀伸开翅膀。

“你说得对,谁也不能依赖谁,路总是要靠自己走下去的。”

 

“可不要太勉强啊。”

 

青年笑了,这个笑容里包含太多太多。

“不试试怎么知道。”

 

无忧无虑的雀儿一夜长成。

 

但这绝非是一条康庄大道,不如说充满了荆棘险阻,可即便千夫所指,张佳乐也依旧挺着他的脊梁骨。

 

他所渴望并为之奋斗的目标,永远都只有一个。

 

叶修看着张佳乐的转会信息无声地笑了。

 

这是个勇敢的人。

 

红毛狐狸抖抖烟头。

 

但是冠军只能有一个。

 

踏过了春城的烂漫山花,一只勇敢的雀儿伸开翅膀,在琴岛略带咸涩的海风下再度起航。

 

当第十赛季,韩文清带着霸图主力过来兴欣打招呼时,叶修从显示屏上抬起头,第一眼...第一眼还真没看见张佳乐。

 

霸图一直走的是猛兽系列,韩文清不必多说,直立身高超过三米的科迪亚克棕熊足以称霸阿拉斯加;张新杰本身就是部恐怖片,一人多高的巨型蜘蛛闪着八只眼,瞪谁谁窒息;至于后来加入的林敬言,灰白色皮毛的森林狼步幅优雅,也是很有气场。

 

于是霸图那凶猛狂暴的画风到了张佳乐那里忽然急转直下,恍惚有种午夜B级片突然跳台成天线宝宝的错乱感。


====================

TBC.


Ps.乐乐画风不一样!



  494 36
评论(36)
热度(494)

© 飞驰的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