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驰的脑洞

人如其名。全职厨。ALL叶。微博@飞驰的脑洞

 

【全职同人】[all叶主伞修]《If~Animal》.After.平行世界 HE(完结)

<<伞修(After)完结.


苏沐秋写完最后一个字,扔下笔长长的出了口气,一双手伸过来,捏着他僵硬的肩膀。

 

“写完了?”

那是一双非常好看的手,银色的圆环套在无名指上,闪烁着低调的光芒。

 

“总算写完了,这个假期可以好好放松一下。”

苏沐秋拉过那只手,在掌心里吻了吻。

“回去吗?”

 

“嗯,今晚得收拾行李,明天要回家过年了。”

叶修说,看了眼窗外夹杂着雪花的雨滴。

 

“真快啊,又一年过去了。”

 

这是叶修重新回到兴欣的第二个年头,虽然这两年职业圈里没有了大魔王的身影,但那股熟悉的狗粮味依然在整个联盟弥漫,好气可又没有办法,找对象真的好难哦...

 

临近年关,俱乐部基本走了个七七八八,出门时叶修瑟缩了一下,苏沐秋拉起他的手,熟练地塞到自己口袋里。

 

“顺路去超市买点菜,你想吃什么?”

 

“明天就走了,少买点吧,青菜豆腐煮个小锅?”

 

“没有肉行吗?”

 

“反正回去之后顿顿都是肉。”

 

苏沐秋笑了,把小少爷的手握得更紧一些。

“那好吧。”

 

附近的这个超市他们已经来往了很多年,叶修推着手推车,看到苏沐秋跟相熟的店员说话,红毛狐狸溜溜达达地跑到零食区,一股脑儿把推车填了个大半。

 

苏沐秋让吓一跳。

“怎么买这么多零食?”

 

“路程很久啊,这是买给沐橙和邱非的。”

红毛狐狸满意地点点头,今年总算说服了邱非,终于可以把小狮子带回去炫耀,红毛狐狸非常得意。

 

“倒也是,不过好像没怎么见过邱非吃零食啊。”

苏沐秋想了想。

 

“那也要买。”

叶修左右看看,又塞了一大包薯片。

 

“买吧买吧。”

苏沐秋笑,小少爷真的很喜欢那孩子啊。

 

结果就是菜没买多少,零食倒是拎了满满两大袋。

 

叶修正式担任起兴欣的技术顾问后,他们就搬出上林苑,住回苏沐秋的二室一厅,偶尔兴欣的小伙伴们还会跑来玩一玩,小套间终于有了烟火味。

 

冬日的白天总是短暂,小区里此时已经万家灯火,叶修看到了鲜艳的窗花和灯笼,到处都充斥着喜气洋洋。

 

“咱们家春联还没贴吧?”

叶修突然问道。

 

兴欣现在规模不小,但陈果还是习惯每年亲自跑去买年货,然后把俱乐部从上到下打扮得红彤彤,多余的春联窗花就全塞给叶修,让他拿回去贴。

 

“这两天忙着收东西给忘了。”

苏沐秋也看到了那些灯笼,挂在阳台上散发着暖融融的光亮。

 

“回去贴上吧。”

 

“好啊。”

 

陈果给的袋子还摆在门边,苏沐秋举着对联,叶修站在后边帮他看有没有贴歪,最后挂上两只小灯笼,红彤彤地闪着光。

 

叶修看着挺满意,红毛狐狸蹲在门边甩尾巴。

 

“不冷么?还不快点进来。”

苏沐秋已经支起了小砂锅,正穿着围裙朝他招手。

 

“这就来。”

叶修带上门,脱下外套和围巾。

“这么快?”

 

“材料都是现成的,好了来吃饭,明天还得早起收拾东西。”

 

客厅不大,电视机响起了雷打不动的新闻联播,青菜豆芽在小砂锅里咕嘟咕嘟。

 

“今年北方下了很大的雪啊。”

苏沐秋给叶修夹了块豆腐,又捞出两颗鹌鹑蛋。

 

“嗯,叶秋说老家那边下得更大,今年恐怕不方便回去了。”

叶修说,鼻尖上有些热出来的汗珠。

“不过也好,免得还得被抓去当铲雪的劳动力。”

 

苏沐秋第一次跟着叶修回老家便遭遇了惨无人道地围观,大堂哥和大堂姐绕着上下打量,就连浪到起飞的小叔都从南美洲赶回来,还神秘兮兮地塞给叶修一个,据说是秘鲁某部落祭祀亲手雕刻的骨牙,专门用来诅咒变心的对象。

 

这还不算完,第二天一早包括叶修在内全部被抓去外面铲雪,红毛狐狸常年不从事体力劳动几乎瞬间就扑了街,堂哥堂姐们倒是想刁难一下苏沐秋结果没成功——

 

苏沐秋可不像某只狐狸成天不愿动,他好歹也是混过街头的野小子,这点刁难还不会放在眼里。

 

但叶修可不这么认为,红毛狐狸狐狸一看对象被欺负了,立刻蓬着尾巴就要去理论,结果让大堂姐一把夹在咯吱窝下,感叹弟弟大了留不住。

 

当然,晚上打麻将时还是被某只蔫坏蔫坏的狐狸杀了个片甲不留。

 

苏沐秋想起这事也笑得挺无奈,不过其实都是些很友好的人,临走时大堂哥还特别把他叫出去,说自己这个小弟从小就皮,你多担待些。末了顿一下,但是不能惯太狠。

 

苏沐秋当场就笑了,这可真是没有办法,小少爷不就是拿来惯的么?

 

叶修虽然不太擅长家务,但还是尽量做些能做到的,收拾一下桌面,把洗好的碗筷放进消毒柜。

 

红毛狐狸甩着湿漉漉的爪子出来,苏沐秋正在把苹果分成两半,剜掉果核放在小碗里。

“吃苹果吗?”

 

“吃。”

 

“那我先去收拾一部分行李。”

苏沐秋把玻璃碗递给叶修。

 

“不用帮忙?”

叶修看了看碗里的苹果,还仔细地叉着小叉子。

 

“你就坐着看电视吧。”

苏沐秋笑眯眯地指了指遥控器。

“时间不早,别添麻烦了啊,乖。”

 

红毛狐狸瞪了他一眼,最后只好蹲在沙发上啃苹果。

谁让他的确不擅长打包行李,以前客场比赛也都是背个包完事,能不多带东西绝不多带。

 

红毛狐狸啃完了苹果,在电视剧的背景音中趴到沙发上,一边甩着尾巴看苏沐秋转来转去,把一件又一件物品整齐地归纳进行李箱,一边感叹自己真是好运。

 

当初丢出去的硬币,一定是得到某个路过神仙的指点,他才能像开了挂一样,顺利地找到那家网吧,遇到一个人。

 

“叶修?你怎么又发呆?水烧好了,快去洗澡。”

 

叶修这才回神。

“哎,就去就去。”

 

红毛狐狸从沙发上跳下,叼着换洗衣物跑了两步,又转头看向苏沐秋。

“你不一起洗么?”

 

“太冷,还是等夏天吧。”

苏沐秋笑,拿起一只超市送的塑料小鸭子。

“寂寞的话要不要它陪啊?”

 

叶修也笑了。

“这个可不行,得我的大宝贝儿才成。”

 

说罢眨眨眼,砰一声关上浴室门,留下猝不及防被耍流氓的苏沐秋一个人愣在客厅。

 

男人抓抓头,把橘黄色的小鸭子重新放在置物架上。

“耍流氓啊你!”

 

叶修的声音透过浴室有些失真。

“合法的不算耍流氓!叫情趣!”

 

北极狐差点笑得跌倒在沙发上。

 

苏沐秋洗完出来时,叶修正在被窝里翻手机,刚洗好澡的北极狐又暖又蓬松,叶修看到他掀起被子进来,立马把手机一丢滚过去。

 

苏沐秋熟练地将人往怀里带了带。

“还不睡?”

 

“看他们斗嘴挺好玩的。”

叶修笑。

 

“谁啊?”

 

“小卢跟小高,想不到吧,小高那孩子逼急了也挺凶啊。”

红毛狐狸摇摇头,兔子咬人好像还是很痛的。

 

“怎么会吵起来?”

 

“不知道,我去看的时候就已经在闹着了,还有一大堆跟着瞎起哄的。”

 

“年轻真好啊。”

苏沐秋关掉灯,把叶修摁在怀里。

 

红毛狐狸蹭了个舒服的姿势。

“日子过得真快,小孩都长大了。”

 

“沐橙好像下赛季不准备继续当队长?”

苏沐秋感觉到叶修在自己的肩窝里蹭着,就像一只毛茸茸的小狐狸。

 

“嗯,她说也差不多可以交给小乔了。”

叶修想起了毛绒蓬松的小熊猫,当年还有些自卑和胆怯的孩子,如今早已独当一面。

 

“一帆啊,那孩子很稳重,我觉得应该不用太操心。”

 

“这倒是没错。”

 

苏沐秋笑。

“你捡小孩儿总是眼光很好。”

 

“那必须的。”

红毛狐狸很得意,我们家孩子当然都是优秀又出色。

 

“早点睡吧。”

苏沐秋蹭了蹭叶修的头顶。

“明天还要跟沐橙和邱非一起回家。”

 

“嗯,晚安。”

 

“晚安。”

 

一夜无话,而叶修已经非常习惯苏沐秋的体温,身边的人刚刚抽身他便醒了,红毛狐狸钻出个脑袋,迷迷糊糊地半睁着眼。

 

“...沐秋?”

 

“吵醒你了?再睡会儿,我去做早餐,还有一点行李没收拾。”

苏沐秋靠过来,撩起刘海吻了下额头。

 

“...不了,我也起来吧,最近不好打车,早点出门也好。”

 

冬日的晨光是温暖的浅金色,叶修咬着面包,慢腾腾地锁上阳台门窗。

 

窗户上贴着大大的福字窗花,被水汽略微浸湿了边缘,红艳艳的灯笼挂在头顶,金色流苏微微晃动,角落里还摆着那盆茉莉花,被苏沐秋精心打理着越冬。

 

叶修突然有点走神,过年了啊。

 

离开家太久,他已经习惯了只有几个人的春节,如今像那些千千万万的人一样有了归处,居然还有点恍惚。

 

“叶修,邱非来短信了,说就在咱们家楼下。”

苏沐秋已经穿好外套,忙着把围巾套在叶修脖子上。
“别发呆,门窗锁好,我去叫沐橙。”

 

“嗯。”

叶修赶紧吞掉最近一口面包,让苏沐秋笑着抹了下嘴角。

 

“面包渣还挂着呢。”

 

苏沐橙就住在他们隔壁,三人拖着行李箱下来,邱非正站在门口,小狮子青葱挺拔,看到他们微微甩了下尾巴尖。

 

“前辈!”

 

“冷不冷啊邱非?早饭吃了没?”

叶修拉住少年的手,热乎乎的,年轻人火气就是旺啊。

 

“吃过了。”

邱非现在比叶修还要高一点,突然发现视角的改变让少年有点开心。

 

“那走吧,我们昨天买了很多吃的,路上可要都吃光啊。”

苏沐秋把一只袋子塞给邱非。

 

“...这么多?我不太吃零食的。”

邱非对自己的健康管理也很严格,比赛时必须保持最佳身体状态才行。

 

“叶修选的,你还是吃吧。”

苏沐秋笑,果然看到一丝不苟的少年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偶尔放松一下没关系。”

 

苏沐橙倒是对一大袋零食非常高兴,女孩做了两年队长,愈发的成熟自信,只是还会在哥哥们面前蹦蹦跳跳。

 

叶修走在苏沐秋旁边,看着邱非和苏沐橙在前面低声交谈什么。

 

清晨的街道空旷安静,只有行李箱发出的咕噜声,这条街叶修已经走过了很多年,从懵懂到而立,往后也大约会继续走下去,和身边的这个人一起。

 

叶修微微一笑,拖着行李箱穿过那座曾经无数次经过的站台,突然他觉得心头一跳,恍惚就在一瞬之间,好像与什么人擦肩而过——

 

似乎是个神情懒散的男人和微笑着的少女,他们身边还有个少年。

 

三个人。

 

只有三个人。

 

叶修猛地回过头去,但是那里什么也没有,除夕前的街道冷冷清清,只有呼出的雾气,化作一声苍白的叹息。

 

男人愣愣地站在那里,直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叶修?怎么了?”

 

叶修转过身,俊美的青年正望着他,微微露出了笑容。

“不快点要赶不上火车啦。”

 

叶修心里有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羽绒那样轻柔地触动了,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又似乎没有觉察。

 

男人摇摇头,大步走过去牵住苏沐秋的手。

 

苏沐秋愣了一下,很快就反握住。

“到底怎么了?”

他小声问道。

 

叶修只是微笑着摇头,紧紧握住了那只温暖的手掌,无名指上银色的圆环安静地闪耀着。

 

“没事,都过去了,我们回家吧。”

 

 

不管这个宇宙中存在着多少不一样的未来,但至少,我抓住了现在这个,并且打算一直走下去。

 

直到尽头。

 

※※

 

叶修拖着行李箱走在苏沐橙身边,这些年都是他带着小女孩回家过春节,这回好不容易说服了邱非,归家的队伍由两个变成三个。

 

男人懒洋洋地缩着脖子,这条街他们已经走了很多年,那座熟悉的站台也挂上了新的广告画。

 

叶修慢吞吞地走着,原本耷拉着的眼皮忽然猛地跳了一下,男人的心脏疯狂地跃动起来,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转身的,只是那片熟悉的街道上,没有任何身影。

 

“叶修?怎么了?”

苏沐橙凑过来。

 

男人愣愣地望着空旷的街道,那四个并肩而过的身影就像一场绮丽的梦境。

 

肥皂泡一样轻盈虚幻。

 

他又想起了那个夏天,路灯下伸出手的少年。

 

然而,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没事。”

叶修说,他阖上双眼,又很快睁开,男人微微一笑,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我们走吧。”

 

 

这个宇宙中,说不定真的存在着,另一个名为奇迹的未来

 

可是人生的道路还有很长,就算没有奇迹,我也能够走下去,肩负着那一份不完美,一直走下去。

 

直到尽头。

 

但人生那么漫长,说不定在某个时候,就会碰到奇迹的闪光。

 

仿佛那个盛大而又绚烂的夏天。

 

 

※※

 

 

“喂,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



====================

if~伞修.After.(完结)


Ps.这个After,其实一开始是没有的,但总想写一点原本的世界线,把之前的内容串联起来...我真的是亲妈啊,看我真诚的眼睛~_(: 」∠)_

本来还想再写点什么,想想还是算了,至少if里可以实现的都已经实现了,而原世界线里的老叶,也不需要这些。

总之if伞修到这就全部结束,接下来回归正文,正文还剩挺长的,不过我最近这两年实在空闲不多,尽量写吧~




你的小王子会来的。



  975 68
评论(68)
热度(975)

© 飞驰的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