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驰的脑洞

人如其名。全职厨。ALL叶。微博@飞驰的脑洞

 

【全职同人】[all叶主伞修]《If~Animal》平行世界 HE(50)

<<伞修(50)


叶修把自己扔在床上,红毛狐狸看着天花板精致的墙纸,又转过去望了望正在收拾毛巾的苏沐秋。

那时的车祸至今仍让他后怕不已,偶尔夜深人静时也会去想,如果没有发生意外,他和苏沐秋,是不是可以走得更远?是不是会有完全不一样的未来?

 

可是人生没有如果,有的只是后果和结果。

 

“谁能想到十年里会发生这么多事。”

叶修翻个身,把自己卷进被子里。

 

“正是因为这种不确定,一切才有意思啊。”

苏沐秋关上灯,扒开被子给了小少爷一个晚安吻。

 

叶修抓住他的肩膀,鼻尖紧挨着鼻尖,呼吸纠缠在一起,就像那根交错的红线。

“是啊,所以我们还有很多很多路要走。”

 

“会的。”

苏沐秋在夜色中吻了吻叶修的额头。

 

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

 

苏沐秋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梦见自己没能挺过那场车祸,然后他看到了躺在白床单下的自己,停尸间的床又冷又冰,随后门被打开了,他的小少爷站在那儿,苍白的像一座石膏像。

 

他就这么漂浮着,既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能被迫看着十七岁的叶修独自一人替他办理死亡证明,又独自一人来到殡仪馆。

 

他看着叶修把秋木苏的卡塞到自己手里,少年深深地弯下腰,仿佛一只被折断的羽翼。

 

叶修就这么抱着他的骨灰盒,直到吴雪峰出现。

 

苏沐秋很少见到小少爷的眼泪,从那撕心裂肺的哭声中,苏沐秋突然意识到,他死了。

 

连同秋木苏的账号卡一起,被烧成一堆苍白的灰烬。

 

从此以后,叶修的生命中,再也没有苏沐秋。

 

恐惧猛地攥紧了心脏,又湿又冷的蔓延到全身上下。

 

他迫切地想要从噩梦中醒来,但画面仍在飞快地前进。

 

他看到了即使没有自己,叶修依然带着嘉世连夺三冠;看到沐橙接过沐雨橙风的账号卡,代替自己开始了职业生涯;看到叶修身边围绕着的那些熟悉的面孔;他还看到陶轩和叶修愈演愈烈的分歧,他的小少爷最终还是离开嘉世,揣着君莫笑的账号卡重新开始。

 

他就这样从独自一人,慢慢凝聚起一只崭新的队伍,然后一路披荆斩棘,冲向总决赛。

 

但是哪里都没有苏沐秋,除了清明节墓碑前一盆还未打苞的茉莉花,一叶之秋的好友栏里,也再没亮起过秋木苏的名字。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少爷和妹妹一路走远,而自己被丢在十八岁的路口,永远也走不过那条短短的斑马线。

 

苏沐秋猛地惊醒了,中央空调的温度舒适宜人,而他却浑身都被冷汗浸透。

他看到了酒店的天花板,良久,才摸索着抓起手机,20XX年六月,日期是第十赛季总决赛的比赛日。

 

而他的小少爷,正在另一张床上睡得安安稳稳。

 

被恐惧攥紧的心脏缓缓回温,苏沐秋坐起身,感觉自己的指尖扔在颤抖。

 

有一瞬间他根本分不清哪里是现实哪里是虚幻,或许他真的没能走过那个路口,眼前的一切都只是个缥缈的肥皂泡。

 

“...沐秋?你怎么了?”

叶修醒的很突然,就好像冥冥中知道有个人需要他。

“做噩梦了?”

 

苏沐秋的脸色苍白如纸,被冷汗浸湿的刘海狼狈地贴在额头上,垂敛的眼睫微微颤抖,神情中还带着一丝恍惚。

 

“...叶修?”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只知道这个人现在非常非常需要他。

 

男人手脚并用地越过被褥和床铺,把自己整个儿塞到他怀里。

“好点了么?”

 

怀里的人温暖而真实,深深的窒息感突然消失了,苏沐秋觉得自己又回到了这个世界。

 

手臂突然收紧,紧得叶修有一瞬间觉得要被勒断肋骨。

 

月光流淌下一地银霜,S市即便在夜晚也是灯火璀璨,苏沐秋紧紧揽着他,像是一件失而复得的宝物。

 

噩梦中的一切历历在目,曾经狡猾又快乐的小少爷变得更加勇敢坚强,独自一人撑起那漫长的十年,就算不被理解,就算被诽谤污蔑,也依旧朝着永恒的目标笔直地前行。

 

他骄傲,同时也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并不是因为停尸间冰冷的铁床,比起死亡,他更害怕的,是不能继续陪伴他们。

 

我并不畏惧死亡,我畏惧的是,从今往后,你的生命中,再也没有我的参与。

 

“沐秋?怎么了?能跟我说说吗?”

叶修拍拍他的后背,苏沐秋的呼吸还不太平稳,叶修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哪怕当年与死神擦肩而过,打满石膏裹得像只木乃伊,少年都满溢着笑容精神奕奕。

 

苏沐秋靠在他肩上,良久,男人才摇摇头,他吻了吻叶修的嘴唇,缓缓露出个微笑。

“别担心,我没事的。”

 

就算在这千变万化的宇宙中真的存在那样的可能,但至少现在,他的心脏还是跳动的,秋木苏也被他精心设计的银武武装到牙齿,就在今天晚上,他们还将迎来荣耀联盟第十赛季的总决赛。

 

至少在这一刻,叶修的十年,沐橙的十年,他都没有缺席。

 

将来也不会。

 

“做个噩梦就吓成这样也太丢人,你就别问了。”

苏沐秋笑着,北极狐甩甩尾巴,舔了舔红毛狐狸的耳朵尖。

 

“真的么?”

红毛狐狸不太相信,但苏沐秋的眼神非常平静,叶修仔细盯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没发现什么破绽。

“好好的怎么会做噩梦?”

 

“可能是压力有点大?”

苏沐秋朝他眨眨眼,试图用美色蒙混过关。

 

红毛狐狸怀疑地皱起鼻子,随后又松开,扑上去压住漂亮的白狐挠他耳朵。

“下次不许瞒我。”

 

苏沐秋让小少爷压的仰面躺倒,他倒是一点不嫌重,调整了姿势让叶修趴的舒服点。

 

叶修听到了苏沐秋的心跳,在寂静的房间里沉稳有力地跃动着,他调个方向寻找到苏沐秋的嘴唇,缓缓地贴上去。

 

“还睡么?”

 

“快五点了,晚上比赛,你可以多睡会儿。”

 

“算了,这种时候要是只有我一个人赖床,方锐可是会冲进来放火的。”

叶修说,爬起来在行李箱中一阵翻腾,最后掏出个小瓶子朝着苏沐秋晃晃。

“给你的手按摩一下吧。”


====================

TBC.


Ps.这条时间线真是的HE啦。

不过还是忍不住想补个原时间线的..._(:з」∠)_

老板娘订的高级酒店安静又舒适,叶修还是半夜里毫无预兆地挣开了双眼,他瞪了一会儿天花板,侧头看到另一张床上睡到天昏地暗的魏琛,黄鼠狼白白的肚皮在夜色中格外醒目。


叶修皱了下眉,他就像被一根纤细的芦苇碰了碰,心底泛出一朵微妙的气泡。


这是总决赛前夜,按理说像他这种身经百战的大魔王根本不存在心理问题,叶修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决定给自己一根烟。


男人光脚踩在厚实的地毯上,飘窗外的S市即使深夜也灯火通明,叶修没有开灯,他斜坐在窗台边,橘色的烟头明灭不定。


十年很长。

十年很短。


“老叶你这大半夜不睡觉作什么妖?”

魏琛迷迷糊糊爬起来放水,让蹲在飘窗上的红毛狐狸吓一跳。


“抽烟啊,你要不要来一根?”

叶修扬了扬手里的烟盒,黄鼠狼立刻麻溜地滚下床。


陈果定的房间在顶层,摩天高楼,放眼望去顿时有种尽收眼底的豪迈。


魏琛默不作声地抽完烟,看着窗外灯火明灭忽然说道。

“我这一趟也算值了。”


“这就值了?出息。”


“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


“行了,那待会儿还不把你撑死。”


“真能撑死那我真是了无遗憾。”


叶修笑,弹了弹烟灰。

“快点去睡觉,别在这时候给我掉链子啊。”


“老夫还能再战十年!”

胖乎乎的黄鼠狼叫嚣着,还是乖乖爬回床上睡觉。


叶修坐在夜幕中吐出最后一口烟雾,忽然他微笑了一下,没人知道这一刻男人想到了什么。


他伸个懒腰,站起来掐灭了烟头。


橘色的光点消失在窗边。


十年很长。

十年很短。

  689 31
评论(31)
热度(689)

© 飞驰的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