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驰的脑洞

人如其名。全职厨。ALL叶。微博@飞驰的脑洞

 

【全职同人】[all叶主伞修]《If~Animal》平行世界 HE(46)

<<伞修(46)


苏沐秋这次的突发行为又让他成为记者会上被集火的对象,自然还包括开赛前频道里有些火药味的对话,不过苏沐秋太极打得炉火纯青,再加上非常具有欺骗性的美貌,等记者们回过神来,兴欣的人早就拍拍屁股离开。

 

“这个苏沐秋。”

同样刚打完比赛的黄少天坐在大巴上,对着手机摇头晃脑。

“大概都憋了好久,啧啧啧,队长你看你看,哎哟,超级凶残的!哈哈哈哈,这才像当年的样子嘛!”

 

喻文州笑了笑,口吻带着三分玩笑三分庆幸。

“是啊,幸亏他打不了持久战,不然可是个大麻烦。”

“估计今晚之后,很多人都会这么想。”

“不过说到底,这家伙其实也就是想揍一顿刘皓给他男朋友出口气吧。”

 

至于联盟这一晚又掀起多少暗涛没人知道,倒是有很多老玩家想起了当年称霸一区的秋木苏和一叶之秋,荣耀论坛里十几年前的老坟又被挖出来,供新人们津津乐道。

 

一月的H市透着难以言喻的湿冷,叶修慢吞吞地爬到楼下叼起一根油条,还没等他剥开卤鸡蛋,刷着手机新闻的苏沐秋轻轻地惊叹了一声。

 

“怎么了?”

叶修抬起眼皮,看到苏沐秋空空的碗,把手里光溜溜的卤蛋丢进去。

 

北极狐抖了抖小耳朵,捡起鸡蛋吃掉。

“咱们以前的筒子楼,要拆了。”

 

叶修举着筷子的手一顿,今天是休息日,家里的姑娘们都跑去逛街,留下两只狐狸看家。

 

红毛狐狸左右甩着尾巴。

“去看看?”

 

苏沐秋看了眼他的小少爷,忽然笑了,点点头。

“好。”

 

筒子楼距离上林苑稍微有点距离,冬日里难得的阳光照下来,红毛狐狸缩着的脖子也缓缓舒展开。

“感觉好久没有见到阳光了。”

 

“这段时间都在下雨,回去晒晒被子吧。”

苏沐秋揣着叶修的手,那只狐狸爪子还在不老实的挠他掌心。

 

“行,也该晒一晒了。”

 

那个老旧的机关大院还在,只是早已人去楼空,砖红的筒子楼安静的矗立着;

 

叶修找到他们的小筒子楼,门口大开,里面凌乱的散布着各种废弃物,男人转了转啧啧有声,这是他离家出走后的第一个落脚地,其实还挺怀念。

 

院子里的老樟树已经移走,留下巨大的坑落,叶修过去时那里到处是切割下的树枝,苏沐秋从那些枝桠间站起来,笑眯眯地指了指下面的东西。

 

“你看,这个居然还在。”

 

那是叶修捡来的木沙发,腿断了一边,勉强还能站得住。

 

苏沐秋把那些枯枝捡掉,拉着叶修坐下来,临近年关,早已不在有施工人员,四围静默的有些寂寥。

 

道路两边的广玉兰也被移走,没有了苍翠的穹顶,阳光铺天盖地的泼洒在残破的小院里。

 

“好多年了。”

 

苏沐秋其实对筒子楼没有太多留恋,狭窄昏暗,如果不是后来突然冒出个小少爷,他大概永远都不会想起这里。

 

“是啊,香樟树上还有比身高的划痕,也不知道会被移去哪里。”

 

“应该是个不会被小鬼们随便划杠的地方吧。”

 

叶修看着空旷的天空,那里本应该有叶片交织的穹顶,春夏之际盛开出碗口大的花朵,素白而又安静的点缀在一片碧色之间。

 

红毛小狐狸轻轻地动了动尾巴尖,他想到了好多年前,穿过苍翠的穹顶和梧桐的绿荫,在炽热的阳光下朝着网吧奔去的少年。

 

“玉兰树也没了。”

 

“是啊,没了。”

一只手扶着他的脑袋,轻轻拨到肩上靠着。

 

“可我们还在啊。”

 

就算这里被夷为平地,重新盖起高楼大厦,但那些盛夏的繁花和冬季的飘雪都将永远留存在记忆当中。

 

“来拍照吧,我们不是有一张嘉世门口的合影么?也在这拍一张吧。”

苏沐秋掏出手机。

 

“你不带沐橙当心她回来挠你啊。”

叶修看着笑眯眯的北极狐。

 

“那就等她回来再补一张。”

 

“好吧。”

 

冬天最冷的时候,荒芜破旧的筒子楼里,金黄的阳光下挤着两只毛绒蓬松的狐狸,雪白跟火红的毛团子靠在一起,就像许多年前那样。

 

“来来,茄子。”

 

月末,又一年春节来临,兴欣战队这会儿也都自个回家,叶修转了一圈,发现这一年留下的还是他们几个。

 

老板娘是照例要去采购年货的,今年多了个苏沐橙,红毛狐狸已经预料到那惨烈的战斗场景,立马拖上苏沐秋往门外溜,说是要去接邱非。

 

两只狐狸夹着尾巴跑得比谁都快,陈果在后面吹胡子瞪眼,只能和笑到肚子疼的苏沐橙一起上街买年货。

 

不过叶修倒也没瞎说,新嘉世距离兴欣这边有20多公里,要不是苏沐秋早年抽空学了驾照,去一趟还真是麻烦。

 

不太起眼的银灰色大众转了好几个路口才找到地方,新生嘉世就窝在窄窄的巷尾,硕大的队徽挂在有些寒掺的门脸上显得不太协调,但那三个星子却是亮晶晶的,好像被人小心翼翼打理过。

 

叶修看着有些出神,直到苏沐秋牵起他的手。

“走吧,邱非还在等。”

 

年二十九的俱乐部冷冷清清,新生的嘉世还很小,几步便走到尽头。

 

训练室里传出键盘咔哒咔哒的声音,叶修望过去,少年笔直地坐在显示屏前,就像那一年冬天,他透过长长的走道,看见那只毛茸茸的小狮子。

 

“这孩子...要是没发生那些事,嘉世会在他手上走的更远吧。”

苏沐秋微微叹息了一声。

 

“现在的嘉世,不正是在奋起直追么?也许很快我们就能再一次看到它了。”

叶修笑着,邱非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小狮子的坚强和勇敢。

 

邱非一丝不苟地关机带上座椅,这才发现门口站着的两位前辈,小狮子的尾巴立马翘起来,勾出个愉快的小弯。

 

“前辈?你们怎么来了?”

 

“接你啊,这不是过年了么。”

叶修拉着邱非转了两圈,非常满意地点点头,小孩儿又长高了,看来有好好吃饭。

 

邱非都做好了今年一个人窝在俱乐部的准备,没想到前辈们会来接他,一时间那根小尾巴开心的放不下来。

“我去收拾一下,很快就好。”

 

“不急,慢慢来。”

苏沐秋笑着跟在他身后。

“挑战赛打得不错。”

 

少年难得孩子气的挥挥拳头。

“今年一定会回来。”

 

“加油。”

叶修朝他点点头,勇往直前的小狮子从来不需要同情。

 

“前辈们也要加油,沐秋前辈的手没问题吗?”

 

“还行,我一直都很小心的。”

 

“哦?那是谁擂台打得那么凶残?我听说现在挺多人都对你颇为忌惮啊。”

红毛狐狸甩甩尾巴。

 

漂亮的北极狐特别无辜地眨眨眼。

“哎呀,那要让他们失望了,我可就是个残废啊。”

 

叶修忍不住笑出声。

“你这话可千万别让少天跟乐乐听见,我那天还看见他俩商量着,你再这么说就上兴欣来揍人。”

 

“让他们来啊,关门放包子。”

 

“不过咱们家包子好像不太听你话啊,苏沐秋大大。”

红毛狐狸眯着眼睛笑。

 

兴欣两大巨兽,包子跟苏沐秋,只可惜包子似乎对苏沐秋印象不太好,哈士奇总是对北极狐爱理不理,叶修每次看到一脸蠢萌的哈士奇朝着苏沐秋瞪眼睛,总能笑得从椅子上跌下去。

 

邱非看着两个前辈互相说笑,那点因为战队分崩离析不得不远走重组带来的忧虑也烟消云散。

前辈们永远都是他的前辈们,哪怕自己已经独自离开踏上另一条道路,也依然会在某个团聚的节日里笑眯眯地告诉他,我们来接你过年啦。

 

少年狮子微微一笑,驮着行李箱欢快地跑出宿舍。

“我收拾好了,沐秋前辈年菜都买好了吗?要不要我帮忙?”

 

“还差一点,正好等下再去趟超市吧,顺便买点零食什么的,过年好几天啊。”

苏沐秋接过邱非的行李,顺手揽住少年肩膀。

 

红毛狐狸挤上去,把小狮子蹭到自己身边,这是他家的小孩儿,谁来都不让。

“走吧,咱们今年吃什么锅啊?”

 

“你说呢?还是鸳鸯锅?待会儿记得提醒我买馄饨皮,小馄饨快没有存货了。”

 

少年让前辈们夹在中间,他们走过狭窄的走廊,走过队徽下小小的门脸,邱非不由回头看了一眼,今早擦过的三颗星子正在冬日的午后熠熠生辉。

 

“邱非,发什么呆?”

 

少年听见了呼唤,他的前辈们站在不远处,见他望过来,露出个温和的笑容。

 

“嗯,这就来。”

少年说,大踏步地朝他们走去。

 

嘉世不会倒啊。

 

这个春节和往年一样,大家挤在苏沐秋的小套房里吃吃喝喝,叶修带着邱非做战术分析;错过火车没回家的关榕飞拽着苏沐秋不放,非要跟他讨论自己的新构想;苏沐橙就跟陈果一起煲剧吃零食,然后嫌弃演技太差。

 

假期一晃而过,邱非来时只带了个行李箱,回去倒是大包小包,全都是苏沐秋装给他的,叶修又拎着两个袋子出来,发现后备箱已经塞不下,这才勉强作罢。

 

邱非有点好笑,以前在训练营看到其他人假期结束后,家里人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让带来,那时的少年还有些不理解,谁知道自己居然也有这一天。

 

“可以了前辈,太多了。”

小狮子想要阻止,但又有些高兴,尾巴尖晃啊晃啊。

 

“不多不多,你那边还有不少人吧,分一分就不多了。”

红毛狐狸转了转,特意把最大的那个袋子指出来,悄悄跟少年说。

“这包自己留着,最好吃的都在里面。”

 

邱非勾了勾嘴角,还是乖乖点头。


====================

TBC.


Ps.邱非这下有两个前辈了,吃狗粮长大的狮子,emmmm...


分享一只修修。


“叶修你是不是...”

“冬毛!冬毛!都说了是冬毛!”


好好好,你说是冬毛那就是冬毛...

  692 32
评论(32)
热度(692)

© 飞驰的脑洞 | Powered by LOFTER